文史研究 当前位置: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 > 文史研究 > 正文
  • 我所收藏的十万册地方文献

    时间:2020-03-04 16:55来源:未知 作者:邢野 点击:

           地方文献包括文史资料、方志、年鉴、史籍、杂志等。地方文献是草根文化、绿色文化、红色文化;地方文献,是“三亲”资料,他记载着乡间百事,记载着一方热土的芸芸众生,是人类文明的写照;地方文献,是文物,文物有价,地方文献无价。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老三届”知青。20岁参加呼和浩特文工团,从事演奏、作曲、指挥工作。最初开始搜集民歌,研究民俗。1983年,调入内蒙古自治区 地方志办公室,从事编史修志工作,继而开始了长达36年的搜集地方文献与各种地方文献的工作。道是“有心插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荫”。前前后后,至今已半个世纪,民歌没搜集多少,却收藏了10万余册文史资料。并在2000年创办了内蒙古第一家民营编辑部——内蒙古通志馆。
     
           一、文史资料
           政协第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闭幕之后,周恩来主席曾在招待60岁以上委员的一次茶话会上,号召大家将六七十年来看到的和亲身经历的事件,几十来所积累下来的知识、经验和见闻掌故,自己写下来或者口述让别人记下来,以传后世。政协常务委员会根据这一指示,设立了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具体组织和推动从清末到全国解放各有关历史资料的撰写和征集工作。
           从清朝末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社会经历了深刻的变化。六七十年来,历史的主流虽然是清楚的,但其中许多历史事件错综复杂的演变过程,许多历史人物的事迹,现有的文献资料都还远远不够完备。特别是那些曾经参与过各次历史事件的老人,及时地把他们的亲身经历和见闻,把他们的亲身经历和见闻,把他们所最熟悉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写出来,具有重大的意义。可以为历史科学工作者提供条件,同时能丰富我们祖国的近代的历史。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不但要懂得中国的今天,还要懂得中国的昨天和前天。”
          文史资料的收集、编写、研究工作,中央文史馆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文史馆60年来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文史资料属于“三亲”资料,即“亲身经历”“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这个“三亲”,非指耳熟能详的琐事、家族邻里之间纠葛、单位人事工作矛盾之类,是指在社会发展的重要节点、时刻所发生的事例,抑或是鲜为人知的事例,或指某些突发性的事例、具有代表性的事例。“三亲”资料强调其真实性、严肃性、特殊性、代表性,以补正史之缺,续正史之无。不可添枝加叶,任意夸大,甚至加入褒贬溢美之辞。篡改事实、伪造历史、误导后人,是对社会的犯罪。“三亲”资料的编写,特别强调的是作者亲历亲为。有些“三亲”资料如《我所经历的蘑菇屯事件》《包头梁山事件》《民国十八年绥远灾荒》《抗日战争时期内蒙古地区的三位女将军》等,脍炙人口、广为流传。
           “三亲”资料所要求的,是第一手的真实的历史资料,是作者根据亲身经历和见闻所写的具有历史价值的资料。历史资料不同于历史,前者是为后者的编写来提供真实详尽的素材。因此,不要求作者对他们所提供的资料内容一定要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加以分析和评价。而所要求于作者的,只是真实和具体的事实,主要在于作者把亲身经历过的和亲自闻见的史实毫无顾虑地、如实地反映出来。撰写稿件可以不限体裁,不论是笔记、回忆录、短篇叙述或长篇记载,只要有一定的史料价值,即可面世。对于同一历史事实而所述有出入的,也可以各自其是,不必强求一致。即使某些资料内容同已有的文献记载互有参差,但只要是真实的,是亲身经历过的和亲身闻见的,也可以从不同角度上反映历史的某些侧面,从而也是具有一定的资料价值的。历史科学工作者将会运用科学的历史观点和方法,来对各种不同的历史资料进行综合分析,考证异同,辨别真伪,并从而得出比较全面的正确的结论来。同时,我们更欢迎阅者也以他们的亲身经历和见闻同本刊所辑录的资料互相参证,提出补充和订正,俾史料内容更臻于翔实全面(参见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文史资料选辑》发刊词)。
           “三亲”资料,是活着的历史。而随着历史的推移,许多见证“三亲”资料的人,逐渐离我们远去。所以,采访、抢救、挖掘、整理“三亲”资料和涉及“三亲”资料的人,已迫在眉睫。
     
           二、方志 年鉴
         (一)地方志
           方志是记载一方天文、地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民俗、人物等全貌的史书,具体又分“政府行为”的三级志,如:省级志有《内蒙古自治区志·共产党志》《内蒙古自治区志·文史研究馆志》等。地市级单位编修的综合志,如《呼伦贝尔市志》《包头市志》《通辽市志》《阿拉善盟志》等;旗县(区、市)级单位编修的综合志,如:《呼和浩特新城区志》《根河市志》《乌兰浩特市志》《集宁市志》《五原县志》《额济纳旗志》等,计270余部。其他还有各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部队、学校等编修的行业志、部门志,如《内蒙古大兴安岭林业集团志》《满洲里海关志》《乌拉特农场志》《二连浩特市志》《内蒙古大学校志》等。还有苏木志、乡志、镇志、村志,如《图克苏木志》《萨拉齐镇志》《桥靠村志》等,计1700余部。
    这些地方志,都是各级政府组织并动用广泛的社会力量,动用国家财力,编修的各种社会主义新方志,具有一定的权威性。据初步统计,内蒙古自治区从1982年9月启动的修志工作,至今已37年,共编修出2200余种社会主义新方志,十几万人参与工作,印数总计300万册、18亿字。这是自治区历史上规模最大、成果最丰富的一次编史修志工作。特别是,内蒙古自治区首届修志,还用蒙古文修出300余种地方志。这批蒙古文地方志书,对于学习、继承、研究、发展内蒙古历史与蒙古族文化、蒙古族语言,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与历史意义。
          传记凡是在方志或文史资料上登载的人物,一般都是某一地区的革命先烈、党政领导、专家学者以及商贾、巨富、艺人、匠人、名人、要人、闻人、望人等。他们的社会活动,往往影响一个地区、一项事业、一个单位、一个家族甚至是社会发展的某个时段、节点。俗话说,一方水土滋养一方文化,一方文化养一方人。把有关人物的资料,特别是本地区人物的生平、简历等加以收藏整理,并按一定的规律科学归类,从中可以反窥出社会发展的某个侧面,是草根文化、乡土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例如,“文姬归汉”的蔡文姬;“昭君出塞”的王昭君;北魏民歌《敕勒川》“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的作者斛律金;元帝国的开创者成吉思汗以及他的继承人忽必烈;明朝土默特首领阿勒坦汗等;及至大清国,在内蒙古这方热土上更是人才济济;科尔沁草原上辅佐过三任皇帝的孝庄皇后、爱国次僧格林沁、科学家明安图,民国时期河套灌区(今巴彦淖尔市)的治水专家王同春,鄂尔多斯独贵龙运动的首领席尼喇嘛,科尔沁草原的民族英雄嘎达梅林等。更有民国36年(1947)5月1日,以乌兰夫等共产党员人为首的老一辈革命家组织成立的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打下了基础。他们的业绩,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而永载史册。
           大事记  记述方法有编年体、记事本末体。还有一种新体裁,即综合体。大事记多按组织机构、单位性质、事物类型区分。无关的内容不记,越界的事物不书。如某某地区的党史大事记、政协大事记等。按行业分类,如交通大事记、农业大事记、牧业大事记、工业大事记、科技大事记、文化大事记等。综合体大事记如《呼和浩特大事记》《包头市大事记》《通辽市大事记》,把凡是在当地或某个特定行政区划发生的各种人文的、地理的、自然的大事、要事、新事、首事、特事以及奇闻怪事等统统综合在一起,接照时间顺序逐一编排,从中可窥某一地区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或轨迹。因此说,大事记是了解某一个地区概貌的或某一事物的概况的便捷通道。
         (二)年  鉴
           综合年鉴  如《内蒙古年鉴》,从1988年创刊,至今已编纂出版20部。其他还有《呼和浩特市年鉴》《鄂尔多斯年鉴》等,其特点是把某一地区各行各业的事例分门别类地加以记述。其基本分类按照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排列,冠以概况、大事记,殿以人物传记、荣誉、后记。
           专业年鉴  如《中国人口和计划生育年鉴》《中国奶业年鉴》《内蒙古经济社会调查年鉴》《呼和浩特财政年鉴》等,其专业性很强,只记某一种或某一项事业。
           统计年鉴  系由一级政府编写并出版的以各行各业的统计数据为主的年鉴,如《内蒙古统计年鉴》《赤峰市统计年鉴》《二连浩特市统计年鉴》等。多数以经济建设成果为主。
           年鉴的特点是一年一记,一年一书。当年记载并收录上年的事。其编修特点遵循编修地方志的所有要求,如横排竖写、秉笔直书、生不立传等。符合编史修志的规律(矩)。但有另一种情况,如《×××市年鉴(1995—2000年)》系记录1995—2000年的事,同属于“综合年鉴”,这是特例。
     
           三、其他地方文献
         (一)各种题材与体裁文献
          有纪事、纪实、实录、调查报告、统计资料、区情、概况、通览、通要、通志、通识、通览、通史等,不一而足。其中,纪事如《内蒙古抗美援朝纪事》《内蒙古禁毒纪事》《内蒙古鼠疫防治纪事》《内蒙古剿匪斗争纪事》《内蒙古取缔反动会道门纪事》《中国共产党河曲县历史纪事》等;纪实如《文化大革命纪实》《中国革命战争纪实》等;实录《保定抗日战争实录》等;集成如由文化部、国家民歌事务委员会等单位主办的“八大集成”《中国民歌民间舞蹈集成》《中国戏曲音乐集成》《中国谚语集成》《中国曲艺音乐集成》《中国民族民间器乐集成》《中国歌谣集成》《中国民间歌曲集成》等;统计资料、资料选编:《统计资料汇编》《内蒙古自治区文化事业统计资料》《内蒙古自治区交流选编》《内蒙古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资料选编》《1979—1990内蒙古自治区城镇就业统计资料汇编》《内蒙古自治区法规规章汇编》;调查报告、采风笔记:《中国乞丐调查》(我国城区乞讨群体现状与对策研究)等;区划如:各地的行政区划、农业区划、牧业区划、林业区划等,不一而足。
          其他还有散落在民间的各种历史资料或文献。如:传单、广告、地方小报、家谱、影集、老照片、各种票证、地契、房契、营业执照、海报、戏报、烟标、邮封、信函等。还有专门记载历次政治运动如与“三反”、“五反”、剿匪、镇反、婚姻法、合作化、大跃进、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挖内人党”等相关的文史资料都在地方文献收集的范围。其他还有非物质文化跑道资料、影像资料等,都在民间能找到富足的资源。
         (二)民族民间艺术资料
           内蒙古自治区是一个以蒙古族为主体、汉族占多数的多民族组成的自治区,有2500万人,国土面积118.3万平方公里,全区由12个盟市、2个计划单列市、101个旗县市、区组成。其区域走向,横跨共和国八个省: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北京、山西、陕西、宁夏,北与俄罗斯、蒙古国接壤。行政区的划分大致分东部区、中部区、西部区三部分。各民族的民俗风情与民间艺术,是真真切切的乡土文化、绿色文化,乡土、乡俗、乡音,印证着各少数民族健康、文明、向上、朴实、诚信的民族特点。民族民间艺术的影响资料、民歌、光谱、戏曲、脚本等,是文史资料中鲜活的内容。
           东部区  包括呼伦贝尔市、兴安盟、通辽市、赤峰市三市一盟,汉族多为闯关东而去的人口。戏曲有二人转、吉剧、评剧、京剧、话剧。其中京剧、评剧主要流行在赤峰市,话剧主要在呼伦贝尔市。民歌有科尔沁蒙古族民歌,“三少”民族即鄂伦春民族、鄂温克族、莫力达瓦达斡尔族民歌。舞蹈有安代舞、好德格沁、大秧歌、三少民族的舞、俄罗斯舞等。曲艺有好来宝、乌力格尔、乌春等。音乐有赤峰雅乐。乐器有筚篻、胡茄、雅托克、潮尔、四胡、品弦琴等。其他还有木偶戏。
           中部区  包括锡林郭勒盟、乌兰察布市、呼和浩特市、包头市。流行戏曲有晋剧、二人台、京剧、东路二人台、漫濣剧,早年有大秧歌、道情。民歌有察哈尔蒙古族民歌、乌珠穆沁民歌、爬山调、码头调、城市小曲。曲艺有蒙古族好来宝、笑呵,汉族串话、呱嘴、门楼调、评书、相声等。舞蹈有满族八角鼓舞、查玛舞、皇墙秧歌、旱船小车、哑老背妻、独龙、抬阁、脑阁、担阁、转阁。器乐有蒙古族阿斯尔、汉族牌子曲等。
           西部区  包括鄂尔多斯市、巴彦淖尔市、乌海市、阿拉善盟。这一带的汉族多数是陕西、山西、河北、宁夏、甘肃一带的移民。该地区流行的戏曲有:晋剧、二人台、秦腔等。民歌有:乌拉特蒙古族民歌、阿拉善蒙古族民歌、漫澣调、爬山调。舞蹈有蒙古族盅碗舞、快子舞,汉族的高桥、旱船、小车抬阁等。曲艺有评书、呱嘴等。
          全区民族民间艺术发展的另一特点是,自1957年5月17日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成立后,相继成立了赤峰市翁牛特乌兰牧骑等,至2018年,全区已建立起75支乌兰牧骑。其中:自治区1支:自治区直属乌兰牧骑艺术团;盟3支:兴安盟、锡林郭勒盟、阿拉善盟;旗71支。其他还有200余支校园乌兰牧骑,小学校、幼儿园组织的“小小乌兰牧骑”等。
           
           四、地方文献的采集与利用
          以上所讲的地方志、人物志、大事记、年鉴、文史资料、其他地方文献,计六项内容,如果把这些地方文献放在图书馆,则属于图书;放到文史馆,属于文史资料;而放在档案馆,则是档案。他们之间既有个性,也有共性,没有所谓“排他性”,这便是文史资料与其他如档案资料的“同宗性”使然。那么,如何给他们以科学的定位并归类,目前尚无一定之规。许多行政部门乃至企事业单位,把档案、党史、地方志乃至文史资料合并为一个单位,是有一定道理的。
           目前,全社会有关档案的征集是靠本地区所属单位呈交。这里有几个问题:1.呈交单位认为有用的交,没用的不交。有用没用,有时无一定之规。任凭当事者定夺。2.有些呈交的档案报喜不报忧,说好不说坏,讲成就不讲失误,个别上报的档案,鲜有浮夸之嫌,甚至有虚报GDP邀功等。3.因体制、经费问题,许多有价值的文史资料流传在民间,甚至闲置于异地而无法搜收,不能利用。还有许多珍贵的文史资料,是散落在仓库的墙角旮旯,或睡在废品回收站的仓库,我多次遇到此事,当时毫不考虑地全部收回,钱不凑数,就把手表、自行车抵押在那里。时隔多年,竟成为宝贵的资料。我讲几个小故事:
           故事一:某大学图书馆馆长,他为了能得到一些在新华书店买不到的文献资料,经常领着采购部的工作人员到地摊上淘书、捡漏。因为书贩子没有发票,他就在白条子上签字,并让其他随行人员签字作证。结果,用很便宜的价格买回该图书馆稀缺的文史资料,获得师生的好评。同时,也为本馆填补了若干空白。
           故事二:我本人与呼和浩特地区的近百名书商、书友、书贩子、收破烂的“破烂王”和废品收购站的老板有直接联系。他们每每遇到属于地方文献的资料,就给我打电话问要不要。那是2005年,内蒙古商业厅与内蒙古粮食局等单位合并后,合称内蒙古商务厅。当时有人认那一大堆《内蒙古自治区志·商业志》过期没用了,旋将300多部《内蒙古商业志》被卖到废纸收购站,当时的废纸价是每斤0.8元,一本书大约3斤重。我获悉后,当即以每本6元钱全部买回(原价每册90元),从而挽救了这一批珍贵的地方志书。还有一次,是某市郊区改制后成为单设区,原郊区负责搬家的某领导认为:既然郊区不存在,那么《郊区志》也没用了。于是就把一批《郊区志》当作劳务费转让给帮助搬家的“桥头工人”,“桥头工人”有识者,立即通话予我,和他们说好价钱,把书用卡车全部拉到我的仓库。
           故事三:2004年,为研究有关旅蒙商、走西口的历史,在长城边杀虎口(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和林格尔县、凉城县之南,山西省右玉县之北)采访了一位在绥远地区供职的最后一位保长,时年88岁,单身汉。他给我拿出一张发黄的老照片,指着上面的小孩说:“这是我,那个小脚(脚,方言,音“撅”)女人是我妈。她的脚只有三寸长,走路困难,下地干活碰上阴雨天,一踩一个深钵子(深钵子:方言,意小坑),不能走远路。电影上《走西口》说是女人走西口,全是大脚板子,还说‘紧七慢八’(快走七天到口外,慢走八天到),净是灰说啦(灰说:方言,胡编、乱说)。那会儿女人很少出门,要是出门就坐车,有钱人坐轿车,没钱人坐大轱辘车。”他还讲了许多,并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房契、地契让我看。还说:“这些地契要是叫红卫兵看见,我就完蛋啦。”我哈哈大笑,说:“没事啦,那是过云的事。”他讲得真真切切,时隔十几年,每每想起那次采访,历历在目。如此,多年的深入民间采访,我真真确确看到、感觉到,许多珍贵的文史资料散落在民间,很可能随着历史的推移而被遗失、毁灭,如果把他们保留在档案馆,就是一份弥足珍贵的历史文献。
           2013年,我从磴着三轮车收破烂人的手中,用10块钱买回一捆82岁的老会计在1958年“大跃进”时期吃食堂的流水账:“1958年某月某日早饭:小米一升,碱面一两,山药蛋10斤,吃饭的社员26人。”下面竟然还写着:“今天地主份子×××说……”当时用10元钱买回这捆“废纸”,主要是好奇,觉得应该收藏,如果让他卖给废旧物资收购站,两三块钱而已。如今看来,这是文物,是宝贝,反映出当年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政治运动的一个侧面。具有一定的文史价值。
           随着机构改革或企事业单位的关停并转,各级政府的职能机构或企事业单位的主管人员在本机关单位搬迁并转时,应该及时与当地有关文史与档案机关打招呼,请他们派人清理有无所需的文献。经验证明:只要晚一步,许多珍贵的原始资料、档案文件就彻底消失了。那将是一个巨大的、无可估量的损失,时至今日,恐怕也没有更多的人能认识到并解决这个问题。
           文史资料是面向全社会的,文史资料工作者应放眼社会、放眼世界,兼收并蓄,应该努力扩大其社会性、地域性、民族性、时空性,以加强它的利用,造福社会。而且应注意突出特点。特别是有些文史资料应该及时与社会互通,以利其用,不能让它束之高阁成为所谓“机密文件”。而恰恰是,由文史馆和三级政协文史委员会编辑出版的文史资料,弥补了这项空白。如由内蒙古自治区文史馆编辑出版的《内蒙古文史资料选辑(二)》中,载有达茜芬《回忆我的父亲达理扎雅》、李守信《我出生前后的热河南部蒙旗社会》《我是怎样镇压嘎达梅林起义部队的》、刘映元《锡盟王公觐见袁世凯亲历记》等。同由内蒙古自治区文史馆编辑出版的《穹庐谭故》载有史银堂《辛亥革命中的萨拉齐之战》、杨令德《范长江的风度》、张汉三《击毙日酋水川伊夫中将亲历记》、章叶频《塞原社与新诗歌运动》等。由内蒙古政协文史委员会出版的文史资料,如《德穆楚克栋鲁自述》(总第十三辑)、《绥远抗战》(总第二十五辑)、《血雨腥风的年代》(总第二十八辑)、《我的经历见闻》(总第三十一辑)、《伪满兴安史料》(总第三十四辑)等。这些文献,不仅体现出“三亲”资料的权威性,而且取材精当、结构严谨、文笔流畅,流行于社会半个多世纪,仍被业内人士称道。或俗或雅,或下或上,可谓雅俗共赏、高下相随,被诸多文化人口口相传,至今流传不衰。
           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社会上已有类似户籍档案、人事档案、城市档案、企业档案、艺术档案等。以呼和浩特地区为例,现有上千家企业,四五百家社会团体,四百多家文物商店,几十家上市公司。这些企事业单位在不同的领域为社会做出了贡献。但是,许多单位并不重视这些原始材料的收集整理,只有在零零总总的地方文献中鲜有披示。这一现象应该引起有关部门及文史工作者重视。
           文史资料,有存史的作用与价值,资政的作用与价值,教化的作用与价值,还有一定的经济价值。个中自有苦与乐,自有褒与贬,自有灵与肉,自有黄金屋。读书、买书、藏书、用书,半个世纪以来,我收藏了各类地方文献十万余册,被评为内蒙古十大藏书家。我用这些富集的地方文献,著书立说30余部,计4000余万字。同时,协助各有关单位编修社会主义新方志30余部。这之中,充分体现出地方文献的实用价值与重要性。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主席任亚平在《内蒙古文史资料集萃·总序》中说:这些文史资料,展示着内蒙古近代和现代历史的曲折多艰、形势的风云变幻、人物的群星璀璨,体现着民国的人物风流、革命的波澜壮阔、改革开放与现代化建设的日新月异,记录着其间的事件脉络、人物浮沉、思潮流变、正反经验,撰写文史资料的各族各界人士出自不同角度的看法和认知,为自治区改革开放、和谐稳定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着不可忽视的历史借鉴。这些文史资料,不同于传统的“官修史”,但也绝非野史,内容和表述非官非民、亦官亦民,不仅增进了内蒙古各族各界对历史的共识,而且赋予了各族群众对自治区历史的话语权,也给了特定群体对特定阶段历史的发言权,使历史真正成了“由人民群众书写的历史”,从多个层面反映出人民群众的视野、角度、愿望、观点,体现了“为人民立言”。
     
     
            邢野,内蒙古文史馆馆员、内蒙古文化遗产保护与发展协会会长、内蒙古通志馆馆长、内蒙古敕勒川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内蒙古二人台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文史学家、作家、音乐家、戏剧家,高级编审
     
友情链接在线留言

Copyright 2009 内蒙古自治区文史研究馆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蒙ICP备14001698号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63号院 技术支持:一街科技
邮编:010055 电子邮箱:nmgswt@126.com